2019年92午夜视频福利

五月丁香丁香园Company News
基督教文化的两次“破茧成蝶”:希伯来犹太雅致、希腊罗马文化
发布时间: 2020-10-16 来源:未知 点击次数:
\u003cp>基督教,世界第一大高级宗教,信徒人数超过20亿人,影响周围普及世界诸多地区。\u003c/p>\u003cp>中国文化比较稀奇。因中国文化欠缺有神论宗教基因,故基督教虽早在唐代已传入中国(由聂挑利教派传入,那时叫景教),但终因水土不屈,异国像印度佛教相通,在中国文化土壤里扎根。\u003c/p>\u003cp>行为普世性高级宗教(个体化水平高),基督教文化融相符了犹太教、希腊文化元素,通过两次激荡、磨砺,徐徐走向成熟,最后收获为今日之势力和影响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0/2206CC4883677CE61E4886B9E342905A795A42A7_w640_h546.jpg" />\u003c/p>\u003cp>基督教产生于公元一世纪的巴勒斯坦地区(现以色列、约旦、叙利亚地区),耶稣之后,通过多多门徒竭力,基督教传播发扬,末了飘洋过海,抵达罗马,最后慑服欧洲人,成为西方人的精神信抬。\u003c/p>\u003cp>基督教的传播历史,首伏跌宕,一波三折,给跨文化钻研者诸多启示。\u003c/p>\u003cp>行为东方文化形式,基督教产生于希伯来犹太文化,和犹太民族历史互相关注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据《圣经》记载,犹太民族源于天主和亚伯拉罕的立约。亚伯拉罕是闪族的一支,诺亚的子女。诺亚洪水后,诺亚后裔一支在现在的巴勒斯坦地区定居。到了亚伯拉罕一代,天主决定立亚伯拉罕家族为选民,并与之立约。这是西方契约文化精神的主要源头。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天主准许,只要亚伯拉罕恪守律法,过一栽贞洁的生活,像虔敬、节制、献祭,天主将赐予亚伯拉罕家族一块福地——流淌着蜜和鲜奶的地方(迦南福地),行为亚伯拉罕家族永世的家业。\u003c/p>\u003cp>亚伯拉罕以后是雅各(以色列),雅各以后是摩西,摩西带领犹太人走出埃及,朝迦南地区挺进。在天主协助下,历经诸多磨难(荒野漂泊四十年),雅各家族终于在迦南地区定居。这是以色列民族早期历史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0/6E8B6AA9D8A5CF01D2D4DC33F18A658B026427DD_w640_h391.jp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61.09375%;" />\u003c/p>\u003cp>在大卫同一以色列以前,犹太各部族相关松散,异国形成同一的民族国家。公元前1006年,大卫同一犹太人南北各部,以色列第一次建国,首都设在耶路撒冷。\u003c/p>\u003cp>大卫王物化后,其小儿子所罗门继承王位,至公元前933年,所罗门之子耶波罗安不息做王,以色列国家走向破碎。历经两千多年政治破碎,以色列在1948年5月14日再次宣布建国,以色列国家重新自力(1949年以色列成为说相符国成员国)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以色列民族历史多灾多难,曾多此被外族人总揽,像巴比伦、波斯、罗马人。据《圣经》教义,犹太人和其他部族的搏斗皆出于天主意图,现在标是挑醒犹太民族,不要遗忘原初的立约,不要遗忘先祖亚伯拉罕的美德,答遵命天主请求过贞洁的生活。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犹太人圣殿位于耶路撒冷,历史上有两次被外族人损坏。第一次是公元前596年被巴比伦人损坏,第二次是公元70年被罗马人损坏(韦斯巴芗、挑图斯时代)。\u003c/p>\u003cp>早在罗马军队霸占耶路撒冷以前,以色列地区已沦为罗马走省之一(吴大维、安东尼时代),耶稣生活时代的罗马巡抚叫彼拉多,那时耶路撒冷划归叙利亚走省管辖。耶稣竖立的基督教即产生于这暂时期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0/C343C253BC1E519B9A40A09BA55CBD3A5E2CA32E_w640_h390.jp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60.9375%;" />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古犹太民族把宗教放第一位,政治第二位。他们认为,政治附属于信抬,国家民族的命运由天主决定,非由小我意志选择。在犹太人心现在中,天主及其律法超越君王,君王须尊从天主,遵命律法。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耶路撒冷第二次陷落后,犹太人并未消极,而是不息期待救世主降临。犹太人认为,民族不幸并非来自外部,而是源于自身罪行;外来势力侵犯,只是天主给予犹太人的责罚。一旦犹太人真心改过,天主将会宽恕他们,重新恢复平常生活。\u003c/p>\u003cp>耶路撒冷被霸占后,极大局限了犹太人的宗教运动。如罗马人规定,只批准犹太人一年两次到圣殿祭祀,其余时间约束禁锢入内。再者,圣殿外墙已被销毁,只剩下一端内城西墙(俗称“哭墙”),殿内圣物被洗劫一空。\u003c/p>\u003cp>耶路撒冷的苦难极大侵袭了犹太民族的感情。公元一世纪,以色列人的复国期待越来越剧烈,决心也更添坚定。他们认为,异日某镇日,天主将审判一切人,谅解他们的罪行,调派一位救世主,协助犹太人脱离苦难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0/7CF134AEFA22233C7B397A96F8DC4E7AC75F7C83_w640_h764.jp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119.37500000000001%;" />\u003c/p>\u003cp>《圣经.旧约》多处记载了犹太民族的复国理想。\u003c/p>\u003cp>如《以赛亚书》第41节:谁从东方崛首一人,凭公义召他来到脚前呢?耶和华将列国交给他,使他管辖君王。\u003c/p>\u003cp>《耶利米书》第23节:日子将到,吾要给大卫崛首一个公义的苗裔,他必掌王权,走事有灵敏,在地上实走公平与公义。在他的日子,有犹大必得救,以色列也坦然居住。\u003c/p>\u003cp>在清淡犹太人望来,天主调派的救主,答当是像大卫、所罗门那样的君王——武艺高强,灵敏过人,重新带领以色列走向自力。\u003c/p>\u003cp>大卫王,出身犹大支派,首次实现以色列部族同一,竖立了一个自力、壮大的以色列国家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据《圣经》记载,大卫王文武全才,虔敬、清廉,几乎异国弱点,唯一弱点是曾行使权势占据属下之妻。大卫也为此支付了庞大代价: 天主决定,大卫王朝一连至所罗门,然后必走向衰亡。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所罗门(太阳国王)是大卫小子,灵敏过人。根据天主安排,所罗门不息治理以色列。所罗门总揽时期,以色列国力达到最蓬勃时期,成为巴勒斯坦地区最壮大的国家。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所罗门的庞大收获,除了发展农、工、商、贸以外,就是负责建造了耶路撒冷圣殿,这件事发生在公元前957年。《旧约.列王纪》详细记录了圣殿建造的过程、周围及完善典礼。\u003c/p>\u003cp>所罗门物化后(公元前933年),耶波罗安继位,以色列走向破碎,直至耶稣生活时代,以色列尚未同一,这是基督教产生的主要背景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0/EB2A06536A53CFD01038419E8A7BD39172049EE3_w640_h391.jp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61.09375%;" />\u003c/p>\u003cp>公元一世纪旁边的巴勒斯坦地区,现象极为复杂。\u003c/p>\u003cp>一是政治破碎。耶路撒冷被罗马军队直接控制,现象厉酷;耶稣出生的添利利地区因较为偏远而现象宽松。二是犹太人生活艰难。罗马人控制犹太人通盘税收,有本地仕宦负责征收。三是宗教不解放,犹太人不及肆意进入圣殿献祭。\u003c/p>\u003cp>首初的罗马人尊重希腊雅致,喜欢在霸占区推走希腊文化,像罗马皇帝卡里古拉曾试图在耶路撒冷周详推走希腊化,遭到犹太人激烈逆抗。\u003c/p>\u003cp>在耶稣生活的公元一世纪,罗马巡抚彼拉多管辖以色列,耶路撒冷长官是犹太人希律二世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希律二世残忍、镇静、变通,和吴大维、安东尼私交不错。希律治理耶路撒冷时代,那时现象基本安详。耶稣后来的传道,徐徐转变了犹太人的生活,这是基督教背离犹太教的序弯。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耶稣青年时期最先传道,33岁被钉十字架,这是基督教历史的庞大事件。耶稣张扬的教义在很多方面分歧于传统犹太文化。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如耶稣不望重割礼,犹太教信守割礼;耶稣主张信心第一,犹太教望重律法;耶稣不偏重礼仪,犹太教望重仪式。末了使得耶稣教义和犹太教发生尖锐作梗的是下面一件事:\u003c/p>\u003cp>耶稣进入耶路撒冷后,公开承认本身是犹太人的王(受膏者),是天主派来救援以色列的救主。这一宣言最后引发犹太教保守势力死路怒,像代外祭司阶层的撒都该派以及法赛利派,他们决定治物化耶稣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0/869F8D3137024F61530A6EA2EF4E300C6D766776_w640_h398.jp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62.18749999999999%;" />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传统犹太势力认为,犹太民族的救主是像大卫、所罗门那样的王(雄才伟略、文武兼备),而不是像耶稣如许的道德之王。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耶稣指斥暴力、流血,主张和平、慈哀、虚心、谦敬,挑倡人人平等;即使是犹太人和罗马人也答该相互关喜欢,互相反情。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耶稣哺育以及承认救主的身份,最后激怒传统保守势力,他们到彼拉多那里指控耶稣,迫使彼拉多把耶稣送上十字架。直至今日的耶路撒冷,照样有祝贺耶稣受难的外演仪式。\u003c/p>\u003cp>在祝贺仪式上,其中一位基督徒身披麻衣,扮演耶稣,其他基督徒扮成罗马士兵;耶稣扮演者肩扛十字架,在罗马士兵簇拥下,徐徐前走。在局外人望来,这只是一场戏剧化外演,但在虔敬的基督徒眼里,如许一幕场景足以令他们肝肠寸断,痛心不已。这就是宗教心理的稀奇作用。\u003c/p>\u003cp>耶稣受难后,耶稣多门徒(彼得、约翰、雅各、安德烈、腓力等),继承耶稣遗志,不息传播基督教,直至到达希腊、罗马。\u003c/p>\u003cp>在基督教发展历史中,使徒保罗发挥了稀奇作用。倘若异国保罗的开拓精神,基督教能够会像犹太教相通,成为一栽民族性宗教,而非普世性宗教。\u003c/p>\u003cp>据《新约》记载,犹太人保罗正本怨恨耶稣哺育,他曾经参与打物化基督徒司挑逆的走动,保罗后来的归信带有突发性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0/848645AD0143DE776F01B3C12B93E6CF333D10ED_w640_h390.jp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60.9375%;" />\u003c/p>\u003cp>有一次,保罗亲自请缨往大马士革搜寻基督徒,晌午走至半路,天光大亮,耶稣向他展现,告知他做人的道理,青年保罗茅塞顿开,很快归信耶稣,成为基督教的卫士。保罗归信过程载于《新约.使徒走传》。\u003c/p>\u003cp>保罗的归信,大大推进了基督教的创新和传播。\u003c/p>\u003cp>比如对于一些有争议的教义题目,保罗总是及时和使徒、长老们疏导,撰写了大量书信,像《罗马书》、《哥林多书》,通过逆复商议,保罗协助教会同一了意识。\u003c/p>\u003cp>如关于外邦人是否批准割礼一事,保罗做出了很多竭力。\u003c/p>\u003cp>割礼是希伯来文化传统,历史悠久(亚伯拉罕时代)。在保罗传道时期,割礼照样很通走。对于犹太人而言,实走割礼无可厚非,但倘若面对希腊、罗马人(外邦人),走割礼则是一件很为难的事。\u003c/p>\u003cp>传统保守基督徒认为,不论何栽身份,只要信奉耶稣,信徒必须受割礼,异国破例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保罗认为,身体割礼仅是外在符号,无关主要,心里的割礼才最主要(罗马书)。通过和使徒彼得商议,保罗认定,外邦基督徒不消走割礼。这是基督教发展之庞大挺进。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自保罗传道首,教会不再将走割礼视为比要条件,外邦信徒人数快捷增补,基督教影响越来越大,并逐渐演变成一栽新宗教——普世宗教。\u003c/p>\u003cp>彼得、保罗等人最早把基督教传到罗马。首初,罗马人没把基督教当回事。那时罗马当局奉走宗教解放政策,除了罗马人信抬的希腊神灵外,其他东方宗教在罗马同样相符法,像传统犹太教、波斯火神教,埃及太阳神教等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0/35FA235102EF54406955792E8D156336B8F58BDF_w640_h390.jp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60.9375%;" />\u003c/p>\u003cp>随着基督徒人数越来越多,影响越来越大,罗马当局最先关注基督教的行为,亲昵跟踪基督教,并对基督教产生敌意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罗马人逆感基督教的主要因为是,基督教指斥多神尊重和偶像尊重,只信奉天主和耶稣。罗马民族则信奉希腊多神教,像天使朱庇特、战神马瑞斯、美神维纳斯等等。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尤其是罗马人喜欢供奉皇帝雕像,把罗马皇帝当成神灵尊重,像凯撒、吴大维、安东尼、卡里古拉、挑图斯等罗马皇帝,都有本身的神庙。这栽做法和基督教信条截然作梗。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据《新约》记载,保罗初到罗马时,望到罗马大街上到处是希腊自然神的雕像,很担心谧发急上火,连夜齐集犹太各圣堂教徒商议解决手段。这一件原形在逆映出基督教在那时所面临的处境。\u003c/p>\u003cp>自皇帝尼禄最先(公元60年),罗马当局逐渐强化了对基督教的管控,基督教进入艰难发展期。如公元64年罗马城的一场大火,尼禄认为是基督徒所为,并对基督徒进走大肆搜捕和弹压。\u003c/p>\u003cp>综不益看基督教在罗马的发展史,不寝陋出,在君士坦丁大帝之前,无数罗马皇帝对基督教怀有敌意,直至公开杀戮信徒,捣毁基督会堂,没收教堂财产,像图密善、戴克里先、卡里古拉、马克西姆等罗马皇帝可为代外。据塔西佗《罗马史》记载,基督教遭到大周围侵袭共有10次,基督徒物化亡人数不走计数。\u003c/p>\u003cp>基督教新时期的到来和君士坦丁大帝相关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0/E833F3D84425B384B15CE503BA9A54F2C6325EB3_w640_h391.jp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61.09375%;" />\u003c/p>\u003cp>公元313年君士坦丁大帝和东罗马皇帝李锡尼共同颁布著名的《米兰敕令》,宣布基督教为相符法宗教,基督教的处境和命运展现庞大转变。公元393年,狄奥多西大帝宣布基督教为罗马帝国唯一相符法宗教,基督教成为罗马国教,基督教在欧洲的传播史告一段落。至此,来自东方的基督教文化终于慑服了罗马人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基督教文化之于是慑服罗马人,因为有很多方面。除了基督徒的牺牲精神和不懈竭力以及君士坦丁大帝的行为,还有两点同样主要:一是罗马表层贵族的引导,二是基督教神学的贡献。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比如君士坦丁总揽时期,基督教信徒越来越多,很多罗马贵族、甚至皇室成员也积极添入基督教,大大升迁了基督教的地位。在很多罗马贵族眼里,基督徒已成为一栽稀奇身份和标志,是道德精神的象征。基督徒成为上流社会人士追逐的现在标,尽管很多人并未真实理解基督教精神的含义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此外,基督教之于是成为普世性宗教,和基督教神学思维亲昵相关,这栽情形有些相通于佛教,而分歧于道教。基督教、佛教属于普世性宗教,道教和犹太教相通,属于民族性宗教。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基督教神学经典星罗棋布,很多著名神学家像克莱门特、喜欢任纽、阿塔那修、奥古斯丁、托马斯.阿奎那、阿伯拉尔、安瑟伦等,围绕《圣经》故事,借鉴希腊形而上学,深入阐发基督教教义,挑出诸多主要神学概念,像原罪说、救赎论、神恩论、三位一体、因信称义等。倘若异国基督教神学家的竭力,基督教文化很难和希腊文化相融相符,很难形成完善的教义编制,基督教也难以成为高级宗教。\u003c/p>\u003cp>总之,基督教是希伯来犹太文化的产物,是特定历史时代的产物;通过与犹太文化的激荡,希腊、罗马文化的融相符,基督教最后发展成为一栽新式高级宗教:有构造邃密的教会,雄厚完善的教义,宏博精深的神学思维。这也是普世性宗教的特点。\u003c/p>